中美貿易戰正延燒中,美國及中國都增加關稅以牽制對方國家,而在兩國相爭下,也讓臨近中國、依賴美方出口的東南亞國家對此局勢相當關心。在專家與學者眼中,影響才開始,後續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 不過,這對於台灣及東南亞國家來說,或許反而有利。

根據台灣駐新加坡經濟組引述《新加坡聯合早報》報導,中美貿易戰傷了中國大陸和美國,東協卻可能得益 ; 新加坡的再出口、物流和金融等仲介服務需求也可能增加。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憂中美關係 新加坡經濟觀望中

根據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 MAS)在今年十月底所發表的半年度宏觀經濟報告指出,與半年前相比,新加坡經濟展望似乎更為不明朗,尤其中美貿易戰升溫,迄今對新加坡經濟影響雖有限,然負面溢出效應可能越來越明顯,有可能對新加坡未來數季經濟成長構成下行風險;但全球貿易和生產活動可能自中國大陸轉移至東南亞,或將抵消部分負面影響。

在中美第一輪關稅實施後,部分風險開始浮現,中美貿易戰對全球貿易、區域出口和經濟成長影響,本年下半年將更為明顯。另全球經濟和科技週期進入成熟階段,亦將拖累新加坡經濟未來數季表現。該局預估,新加坡本年經濟成長將可達3%或以上,明(2019)年則將略微放緩。

至於未來新加坡經濟成長推動力,MAS指出,由於數位化和創新,現代服務業對新加坡經濟成長貢獻將更為顯著。人力市場持續改善亦將推動內向型產業。新加坡本年上半年薪資成長將達8%,高於去(2017)年下半年之3.1%,亦高於10年平均水準之3.3%。預估未來數月新加坡核心通貨膨脹率將緩慢上升至2%,本年核心通貨膨脹率將介於1.5%至2%,明年則介於1.5%至2.5%;本年整體通貨膨脹率為0.5%,明年則將上升至1%至2%。

避開關稅搬遷 東南亞貿易中心新加坡可望受惠

中美貿易戰已促使各產業領域之企業重新佈局供應鏈和生產設施。依據美國商會(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所進行的調查顯示,430家在中國大陸設廠之美國企業,約三分之一已將生產線撤離或考慮搬遷,主要為消費者產品、工業、科技與電信硬體、汽車和化學等領域。東協國家是避開關稅首選,鑒於新加坡係東南亞貿易中心,若相關企業持續將業務轉移至東南亞,新加坡批發貿易和運輸倉儲業預料也可獲益。

新加坡貿工部長陳振聲近日在一個經濟政策論壇上表示,中美貿易衝突將影響全球產業、商業與消費者信心,對新加坡經濟也帶來衝擊,兩大主要經濟體許多生產線遷回各自國內,將帶動全球生產和價值鏈的轉變。數位科技的崛起帶動新商業模式發展,交通、酒店、超市和電視等行業都發生巨大變化,各行業發展速度不一,既要推行廣泛政策,也要面對不同領域推出針對性措施,讓有限的土地和人力資源,須得分配到生產力更高的領域,才能發揮更大作用。

陳振聲認為,亞洲經濟崛起帶來新商機,新科技發展和金融、人才、科技與數據領域的互聯互通,有助於新加坡經濟突破地域和規模局限。因此,新加坡必須增進與外界的互聯互通、推動完善國際貿易條規、借助工業4.0時代加快轉型、擴大人才網絡、推動社會各界共同創新、幫助企業增強實力、打造靈活監管環境,並培育持續學習文化。

提出優良投資條件 增強跨國公司避險意願

然而依賴中方貿易甚深的新加坡,看似是貿易戰的受害者,但星展集團高級經濟分析師謝光威認為,情況未必如此悲觀。

作為區域海運和金融中心,新加坡的再出口、物流和金融仲介服務需求可能因而增加。謝光威建議,新加坡本地企業應好好利用該國與貿易夥伴簽署的20多項雙邊和區域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 FTA),在這充滿不確定的時期,這些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協議,能增加新加坡的整體價值主張 ; 當跨國公司欲將業務轉移到東南亞,新加坡成為策略投資地點更具吸引力。從長遠來看,建議企業應該增加東協的投資,減少對中國大陸的依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