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中美貿易戰影響,馬來西亞無法避免影響,但除了降低風險與衝擊外,馬國企業也可望從中找到商機,預計電子製造業、積體電路、通訊設備等產業受惠最大。

根據馬來西亞東方日報報導,該國財政部長林冠英在接受訪問時指出,「在中美貿易戰短期內,即約2年的時間,馬來西亞和越南可望受惠,因此要把握時機,招入更多投資者;但如果貿易戰一直持續,所有國家都將受到影響並遭殃。

林冠英表示,馬來西亞之所以短期受惠,是因為中國和美國都對馬來西亞感到興趣,該國非常適合他們的投資者前來投資。因此,馬來西亞應該要把握這個機會,先投資擴大自己的供應鍊,增強他國投資意願;在此同時,也要注意能夠多招入高增值工業,而非引入低價值製造業,較能提高國人收入,讓國家邁向高收入國家。

而在東盟財長會議中,將明年全球經濟成長率,從原本的3.9%調降至3.7%,這數據可能還會調降。這歸因於貿易政策緊張局勢和徵收進口關稅對商業造成影響,而新興市場則面臨更嚴峻的金融環境和資本外流。

馬國獲利基點 作為轉運站享優勢

根據經濟部國際貿易局資料顯示,在中美貿易爭戰下,馬來西亞是佔有一些優勢的。

從國際貿易角度觀察,馬來西亞為開放貿易經濟體,任何國家發生貿易戰都對馬國不利,會帶來風險與影響。相對鄰近國家,馬國佔有一定競爭優勢,因為新加坡的營運成本較高,加上沒有土地,馬國工業用地與商業辦公室租金低廉,員工素質與教育程度也較印尼、越南或泰國來得高。中國企業很可能尋找其他方式面對貿易戰,包括將生產基地轉移到東南亞或其他國家;美資企業也在馬國投資,成為美國商品的中轉站。

引述駐馬來西亞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經濟組資料,馬來西亞市場分析師認為,美國對中國大陸生產的電視、相機、吸塵器和微波爐等加徵25%關稅,將造成中國大陸產品價格喪失競爭優勢,加上馬幣兌美元匯率本年初迄今貶值0.9%。但危機即是轉機,馬國電子專業製造服務(EMS)業者料將從中、美貿易戰坐收漁翁之利。

一般員工薪資在製造業整體成本中,占據相當大比重。鑒於中國大陸2018年的員工薪資已從2008年的840人民幣(約折合499馬幣),上漲188%、至2,420人民幣,相比之下,越南、菲律賓、泰國和馬國在這方面深具優勢。粗略估計,前述亞洲國家的製造業員工薪資較中國大陸低31%至44%。

如果目前在中國大陸投資的製造商轉移至其他東南亞國家設廠,馬國國內業者憑著專業知識和能力,包括兩家在馬國投資臺商─廣宇科技和臺灣聯友都看好可從中獲利。廣宇科技公司的大股東為富士康,主要生產電子產品,為跨國企業如飛利浦(Philips)和Jabra等提供一站式製造服務,未來可望獲更多元件裝配訂單。至於高品質音響系統製造商台灣聯友公司,分別在馬國雪蘭莪州巴生和吉打州設廠,緯創資通為其大股東。

電子、天然氣和通訊 最可望受惠

根據台灣工商時報報導,日本野村證券(Nomura)分析師指出,亞洲其他國家能從中美貿易戰中受惠,分別為短期的進口替代及中長期的產線移轉。而馬來西亞可望被視為進口替代來源,成為最大受惠者。

野村針對7705項受關稅影響的產品清單,以及13個亞洲國家生產這些產品對中美的重要性進行評估,據此建立野村進口替代指數(Nomura Import Substitution Index),用來衡量亞洲13國從進口替代受惠的程度。根據分析,馬來西亞尤其得益於「積體電路、液化天然氣與通訊設備的出口」。

根據《彭博社》報導,馬來西亞當地最大銀行馬來亞銀行(Malayan)也指出,馬國當地汽車、水產、橡膠、觀光旅遊等產業,都有望因中國產品吸引力下降而受惠。

而根據英國經濟學人智庫(EIU)最新調查報告也顯示,馬來西亞部分產業,尤其資訊通訊科技(ICT)及汽車產業將可從中受惠;以ICT產業項目,包括提供手機與手提電腦用的電子組件產品,這和該國擁有良好的物流、商業環境及明確穩定的企業法律體系有關。

目前美資企業戴爾(Dell)、日本索尼(Sony)、松下(Panasonic)等,都在馬國設有生產工廠,這些主要電子公司能重新部署其投資和生產線。此外,馬國還擁有良好的公路、鐵路和港口基礎設施,有助當地物流和航運網路以及商品貿易的發展;馬國對外並簽署多項區域自由貿易協定,包括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和東協經濟共同體(A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