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發展研究院 行銷與消費行為研究所 曾台輔  

 

      印尼作為世界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2 億多的穆斯林約占全球穆斯林人口 12.3%(Pew Research,2017)。為了保障廣大穆斯林國民食用安全與不違反教義的需求,印尼政府預計於 2019年10月17日起將清真認證正式納入法令規範(Law No.33 of 2014),並依據法案內容,由清真產品認 證局BPJPH為專責機構,主導印尼清真產品認證。未來產品進入印尼市場,將有別於以往由民間機構印尼伊斯蘭宗教理事會 MUI自主監管核發標章的方式,印尼認證將朝向國有標準化與制度化方向前進。

 

法案內容明確規範 

一、清真認證產品範圍:需要清真認證的產品範圍為來自動物原料、植物原料和通過化學、生物和基因工程的原料及以此原料製成的產品。此外,清真產品保證(JPH)係指保證清真產品的一系列過程包括加工、儲存、包裝、運銷及呈現產品的法律保障。

二、執行機構:由清真產品認證局(BPJPH)並與依法執行的產品認證保證(JPH)。由BPJPH 執行與其下屬機構及相關機構執行、MUI和LPH合作。

三、清真/非清真產品規定:No.33 法案規定業者在清真與非清真產品相關的認證、標籤範圍的權利和義務。業者保有自由選擇生產清真或非清真產品,生產非清真產品業者必須把非清真資訊清楚標示於產品包裝,其標示必須可使消費者容易辨認,並標示非清真的產品成分。

四、申請流程及規定:清真認證申請流程為業者主動向 BPJPH 要求申請清真認證,BPJPH則依據業者提供的文件進行審查。稽核方面,由LPH來檢查和測試產品是否符合清真規定,LPH必須與BPJPH認證的機構及MUI合作。MUI的角色為由清真檢查和測試結果判定是否為合格的清真產品,BPJPH始可發出證書。

五、違規罰則:如業者擁有清真認證書可沒有確保產品的清真,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易科罰金最高 2,000,000,000 印尼盾(約 430 萬新臺幣)。

六、國際互認證:由合作的國外清真機構發布的清真認證書,不需要再申請清真認證書,在產品流通之前必須在 BPJPH 登記。依據 2014 年印尼清真產品法,BPJPH 為依法成立管理清真認 證的官方專責機構;清真產品標準制定方面,則由印尼標準總局(BSN)制定國家清真標準。認證機構(Accreditation Body)由 國家認可委員會(KAN)擔任,並依據國家清真標準認可產品檢測之實驗室 LPH,預計未來在全國 300 餘家大學設立認可實驗室,培養清真認證人才(各政府機關權責架構如圖 1 所示)。值得注意的是,此法案開始實行後,MUI將不再主導印尼國內的清真認證及驗證,改由主管機關 BPJPH 取得 LPH 檢驗報告後,MUI 參與審理產品是否符合教法,成為 BPJPH 中的委員會成員之一。

 

      BPJPH 表示2019年9月將會公告法案實際執行內容,10月17日將進行第一階段產品認證,以食品飲料(Food & Beverage)類別優先,將產品分為 Halal與Non-Halal,預計2024年認證普及率達到100%。BPJPH表示未來進口程序將多一項向 BPJPH 登記清真認證的程序。執行方面,BPJPH 擬與主管食品進口准證的主管機關印尼食藥署(BPOM)簽訂 MOU,以此架構下,未來審理食品進口 BPOM 將會主動通知 BPJPH 產品是否具備清真認證或是否為需附清真認證的產品項目。因此,若雙方有清真認證互承認的協定(MRA,Mutual Recognition Agreement)的合作關係,未來持有該國清真認證的產品進口至印尼時,BPJPH 將會與印尼當地該國使館或代表處,以及駐印尼該國使館或代表處確認產品是否為清真的真確性。此外,BPJPH表示清真認證互承認的協定(MRA)將有別於現行的民間互認證機制(MUI與他國民間清真認證標章互認證),未來將以BPJPH為主要權責機構,與其他國家洽談清真認證之相互認證模式。因此,未來互認證機制需以國家認可之清真認證標章為基礎,與BPJPH洽談清真認證互承認的協定。如法案 33 號第47條內容中所指出由合作的國外清真機構發布的清真認證書,不需要再申請清真認證書,但在產品流通之前必須在 BPJPH 登記。意即他國政府單位需向 BPJPH 提供其認可於國內流通之非印尼清真認證標章,而持有非印尼清真認證的產品進口至印尼時,BPJPH 將會再與駐印尼當地該國使館或代表處,以及印尼駐該國使館或代表處確認產品是否為清真的真確性。新制清真認證辦法將於大選後新任總統簽屬後執行,預計於 2019年10月公布實施細節,目前仍處於雛型階段。

 

清真認證成為產品進口印尼的隱性條件

      關於外國食品進口流程,進口商需先向印尼食藥署(BPOM)申請進口准證(SKI)及取得販售許可後(ML Number),方可有在印尼零售通路販售至印尼消費者的資格。取得販售許可須具備公司營業許可(SIUP)、進口許可證(API)及海關編號(Akses Kepabeanan)、當地倉儲證明(PSB)、進口委任書(LOA)、以及食品認證(GMP、ISO、HACCP)。 針對清真認證問題目前非為進口必要條件,認證與否取決通路商對於產品採購時的要求。然而,印尼清真認證法全面實施後所有食品將面臨清真認證問題,依據BPJPH說法將與BPOM簽訂MOU,未來將互相知會進口產品是否需要申請相關認證。因此,進口產品除須向BPOM申請販售許可之外,仍須考量向BPJPH申請清真認證問題,否則將被標示為非清真產品,故在法案實施後清真認證將成為食品進口的一個隱性條件。

 

清真議題下我國與印尼食品相關產業的合作契機

      依據法案 33 號內容可說明未來新制清真認證由政府執行的必要性,其中包含四項要點:一、根據 1945年憲法,為確保每個公民擁有自己的宗教信仰的自由,必須保障穆斯林的權益。二、基於清真歷史產生之潛在問題,確保清真的真確性。三、提高公眾對清真產品的興趣。四、市場考量(穆斯林人口在印尼約 2.13 億人)。

      BPJPH 身為清真權責機構未來將在效率、保護、職業化、公平正義、法律保證、制度透明的前提下執行印尼清真認證。新制清真認證辦法預計於 2019年10月前公布,認證效期為4年,未來將與伊斯蘭宗教理事會(MUI)合作進行產品認證,整體作業天數約為 52 天。此項辦法除牽動國外產品進口至印尼,同時也關係到印尼國內食品產業未來之發展。我國與印尼食品產業雙邊長期維持貿易關係,臺灣為印尼前十大貿易夥伴之一,2016-2018 年臺灣食品相關產業出口印尼金額連三年成長,成長幅度達 29%,2018 年臺灣出口金額達 2,237 萬美元,以原料/半成品占多數。印尼進口金額達 4,450 萬美元,其中以餅乾、粉條、咖啡為三大主要進口品。臺灣食品產業不論在自動化生產、製程技術、萃取提煉等都具相當優勢,產品品質與附加價值高。 而印尼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食品原物料、以及全球最大的穆斯林市場,且在清真認證制度與法規上都逐漸成形,若雙邊能在人才技術交流、雙邊貿易合作、清真互認證體系下多有合作,將能促成雙 邊食品產業供應鏈嫁接,取得豐富的原物料並生產符合清真規範的高附加價值產品,藉此拓展全球清真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