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發展研究院 行銷與消費行為研究所 張裕斌

 

伊斯蘭經濟4.0

談到伊斯蘭經濟、穆斯林商機,普遍觀點是聚焦在清真產業2.2兆美元的龐大市場。事實上,先進穆斯林國家已經跳脫清真產業的想像,紛紛借力新興科技、積極布局數位轉型,力圖將自己定位成伊斯蘭生活方式創新服務的領航者。

杜拜酋長國推動「智慧杜拜2021」(Smart Dubai 2021)革新公共服務、沙烏地阿拉伯發布「沙烏地願景2030」(Saudi Vision 2030)多元化產業發展、馬來西亞提出「伊斯蘭數位經濟架構」(Islamic Digital Economy Framework)發展伊斯蘭數位經濟。這些先進穆斯林國家的行動,讓穆斯林文化圈掀起了一股追逐科技創新的風潮,如同《全球伊斯蘭經濟現況報告2019/20》(State of the Global Islamic Economy Report 2019/20)提到的,整個市場正在朝「伊斯蘭經濟4.0」的方向前進。重要的是,這股浪潮替在新興科技發展上具有優勢的國家開創了許多潛在的商業機會。因此,這篇文章鎖定穆斯林國家的數位轉型,聚焦杜拜、沙烏地阿拉伯、馬來西亞正在運用哪一些新興科技推動數位轉型,並且討論面對「伊斯蘭經濟4.0」臺灣具有什麼優勢。

智慧杜拜 打造地球上最幸福的城市

杜拜不只是中東金融首都,事實上它也是中東創新科技發展搖籃。早在2014年,杜拜就啟動智慧杜拜布局數位轉型。智慧杜拜的核心目標是,利用新興科技推動杜拜政府的數位轉型,逐步將杜拜打造成「地球上最幸福的城市」。為了落實這個願景,杜拜政府於2016年10月啟動「杜拜區塊鏈策略」(Dubai Blockchain Strategy) ,使用區塊鏈技術整合杜拜公、私部門的龐大資料,數位化杜拜的公共服務,杜拜王儲哈姆丹王子(Hamdan bin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甚至發下「杜拜政府將在2021年發出最後一張紙本公文」的豪語。截至目前為止,杜拜已經將區塊鏈技術應用在房地產交易及出租、公證服務、商業登記、食品安全、電子處方箋、電動車充電、汽車檢驗等領域上。透過區塊鏈將公共服務數位化,也替杜拜政府每年節省將近15億美支的支出。

另一方面,杜拜政府也在2017年啟動「杜拜智慧交通策略」(Dubai Smart Autonomous Strategy)致力於將自駕車科技導入杜拜,目標是在2030年之前讓杜拜25%的公共運輸自動化,全面提高當地交通品質。為此,杜拜道路和運輸管理局(Roads and Transport Authority)在2019年10月 舉 辦「杜拜世界自動駕駛運輸大會」(Dubai World Congress for Self-Driving Transport),並提供510萬美元資金鼓勵產業、學術、研發機構投入自駕車科技研發。除提供資金,杜拜政府也在2020年2月通過自駕車測試法規,積極催生自駕車在杜拜落地。

沙烏地願景 2030  數位化朝聖之旅

和杜拜一樣,為了因應對於石油產業過度依賴造成的國家發展風險,沙烏地阿拉伯於2016年公布沙烏地願景2030,確立沙烏地阿拉伯要推動產業多元化的國家總體發展方向。沙烏地願景2030的其中一個目標是發展沙烏地阿拉伯的觀光旅遊業,尤其要將至伊斯蘭教聖地麥加與麥地那進行朝聖旅遊的人次從每年800萬提升至3,000萬。針對這項政策目標,沙烏地阿拉伯朝覲暨副朝覲(Ministry of Hajj and Umrah)已經啟動數位化措施,投資雲端物聯網與線上支付等技術,藉由整合與數位化朝聖之旅相關資料,改善人流管理、交通運輸,提升穆斯林到麥加、麥地那等聖地朝聖的體驗。這個雲端數位平臺估計也會為沙烏地阿拉伯政府節省相關開支至少25%。

除了將朝聖旅行數位化,沙烏地阿拉伯旅遊與自然遺產委員會(Saudi Commission for Tourism & Natural Heritage)也利用擴增實境與虛擬實境技術(AR/VR)將歷史文物典藏數位化,打造行動博物館。更重要的是,透過這些新興科技的協助,沙烏地阿拉伯希望能夠改變世人沙烏地阿拉伯只有石油的刻板印象。

 

馬來西亞伊斯蘭數位經濟架構 營造友善環境加速數位轉型

相較於杜拜與沙烏地阿拉伯鎖定特定新興科技或產業,在「全球伊斯蘭經濟指標」(Global Islamic Economy Indicator)中名列第一的馬來西亞,憑藉著在全球清真產業與伊斯蘭金融上的發展優勢,從制度高度出發,推出《伊斯蘭數位經濟架構》 (Islamic Digital Economy Mi’yar) ,界定符合伊斯蘭教法的投資與企業經營模式,為馬來西亞清真產業的數位轉型營造友善且健全的發展環境,達到鼓勵企業投資新興科技(例如,人工智慧、AR/VR、區塊鏈、人工智慧、網路銀行、行動支付系統),促進馬來西亞清真產業數位轉型的目標。

《伊斯蘭數位經濟架構》的核心目標是引導創投基金(venture capital)與新創事業(startup)遵循伊斯蘭教法規範,並在這個脈絡底下,運用新興科技開發符合穆斯林需求的產品與服務,例如伊斯蘭網路銀行、清真行動支付、清真電子商務平臺等。這個架構除了要帶動馬來西亞伊斯蘭經濟與清真產業的數位轉型,也要協助企業至印尼與中東地區的穆斯林國家拓展市場。

目前馬來西亞已經開發出Verify Halal應用程式,串聯清真認證資料庫與終端消費者,為清真認證產業與清真消費市場跨出了第一步,除此之外,馬來西亞中央銀行也預計於2020年第一季公告虛擬銀行(virtual bank)的設立規範。

跟著虛實整合趨勢 走在數位浪頭上

上述案例充分顯示,先進的伊斯蘭國家已經跳脫伊斯蘭經濟或者清真產業等同實體產品生產者的想像。在新興科技的推波助瀾下,他們重新將自己定位成科技創新應用的領航者。杜拜透過區塊鏈、自駕車技術推動公共服務與交通運輸的數位轉型、沙烏地阿拉伯運用AR/VR發展虛實整合與建置雲端物聯網資料平臺、馬來西亞發布伊斯蘭數位經濟架構推動產業創新轉型都是具體的例子。

值得一提的是,區塊鏈技術、自駕車科技、虛實整合解決方案、雲端物聯網系統、金融科技等都是臺灣強項,因此先進穆斯林國家積極投資新興科技引爆的這一股「伊斯蘭經濟4.0」風潮,事實上替臺灣創造了許多潛在的商業機會。臺灣可以跟著數位浪潮走,積極發展數位戰略方案,作為穆斯林國家的策略合作夥伴,與穆斯林國家攜手推動數位轉型,隨著伊斯蘭數位經濟強勢大崛起,臺灣亦將實惠均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