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月電費花在哪?何種方式可以節電?」道盡一般家庭與用電大戶的煩惱。為詳實解析電費支出、系統設備用電占比,展綠科技研發「綠能智慧鉤表」,國內獲獎無數。展綠早已鎖定東協當地工廠、百貨與賣場為潛在客戶,更在商研院協助下,成功進軍新加坡,布局東協市場又往前邁進一大步。


看準物聯網時代來臨 研發節電好幫手

      展綠執行長吳仁作深耕科技產業多年,幾乎每隔十五年,會出現一項新產品帶來跨世紀革命。四年前,吳仁作大膽預測,下階段將是物聯網(loT,Internet of Things)的時代,於是他與幾個朋友合資,創立展綠科技,專精綠能物聯網技術,「做自己想做的產品」。

      展綠現階段的主力產品「綠能智慧鉤表」,可即刻偵測機器、電線用電狀況,並透過藍芽連線將數據資料傳至手機APP及雲端網站,不受地域限制、體積小,不耗電、成本低,真正達到綠能、節能減碳的目標。監測電器設備小至手機、冷氣、冰箱, 大至工廠大型機具,目前已打入泰國、柬埔寨市場,同時獲得日立(HITACHI)新加坡總部青睞,藉此機會布局東協市場。

      「用電大戶最好奇的就是每個月電費都繳到哪裡去了?」吳仁作表示,他們每個月繳給電力公司一筆大數目,卻沒有自我檢視能力,不知道錢花在哪裡。而我們的「綠能智慧鉤表」就能呈現出用電量有多少百分比在這臺設備,或那臺機器,甚至只要去調資料庫,可立即查出某一段時間的用電金額,目前鎖定客群包含工廠以及百貨、大賣場等。

      吳仁作解釋,一般用電大戶都是與電力公司簽訂「契約容量」,只要用電超約就被罰錢,因此只能抓寬松值,往上調用電容量,但到底該上調到多少,心裡也沒個數,也因為用電戶與電力公司的資訊落差,造成可觀的額外開銷。

      「一旦有了我們的裝置,用電超過警戒線,LINE會收到訊息,不必要的用電裝置可以暫時關閉。」吳仁作舉例,如果機器在重要運轉時刻用電量大增,廠方可考慮暫時關閉冷氣等非必要設施,平衡整體用電量,以度過超過契約容量而被罰錢的邊緣。


進軍新加坡頻碰壁 商研院適時伸援手

      透過柬埔寨臺商牽線,「綠能智慧鉤表」頗受柬埔寨大集團賞識,已引進數百套於咖啡廳、飯店、工廠等場域試用,若客戶滿意,有機會進而向外擴張。至於泰國市場則同時接觸泰商與臺商,剛好當地政府正積極扶植產業,若能將泰國境內十三萬家工廠視為潛在客戶,充滿商機。相較之下,展綠於新加坡市場埋頭苦幹一年多,始終沒有明顯成績。吳仁作認為,發展相對進步的新加坡,對產品要求嚴謹,「講直白一點,一樣的產品,柬埔寨、泰國廠商覺得很新鮮,容易買單;新加坡廠商則是要「唬」他們也沒這麼容易!」

      所幸,透過商研院優平方案協助,展綠與日立位於新加坡的東南亞總部搭上線,在商研院的媒介下,雙方多次洽談,建立合作關係,這也是展綠角逐東南亞市場的一大步。

      商研院瞭解日立需求後,一路陪伴展綠,從擬定備忘錄 (MOU,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保密協定 (NDA,Non-disclosure Agreement),安排雙方多次會談並充當翻譯,適當給予合作模式的建議,最後總算簽訂合約。

      「如果沒有商研院,還不知道要在新加坡撞牆多久?」吳仁作感性說:「很感謝商研院適時出現幫了大忙,讓展綠在新加坡的事業版圖能有所進展,之後還要仰賴商研院充當雙邊溝通的橋櫟。」

      儘管現階段合作方式偏向展綠做為日立的代工廠,無法主打自家品牌。然而,吳仁作並不氣餒,「對日立來講是測試我們的東西有沒有市場,我們也在測試對方的行銷能量到底能不能協助產品打入市場。初期不一定要談到貼品牌的模式,先有訂單、營收,做出成績後,比較好談條件。」

      吳仁作回憶創業之初,利用手機透過無線傳輸(wireless)去控制電燈開關,當年這項oT實際運用吸引國內幾家廠商主動接觸尋求合作。「那時候太天真了,以為只要抱著大廠的大腿就能成功。」吳仁作感嘆說,大企業擁有技術、人力,了解創意與想法後,竟剽竊展綠的創意;這次能與日立建立合作關係,對方展現十足誠意,讓展綠相當期待後續能走到什麼程度的合作關係。

看好新南向臺灣不能錯失良機

      進軍東協市場一年多,吳仁作語重心長指出,臺灣一定要把握「新南向」機會。二、三十年前臺灣電腦產業最輝煌時代,我們選擇了西進,那時中國大陸非常落後貧窮,臺灣跟中國大陸要共創雙贏,最後卻不如人願,一方起來了,一方卻被打趴了。現在東協地區有點像以前中國大陸還需要仰賴臺灣的狀態,一定要趁這時候走進去,不能再以為自己還有多厲害。吳仁作感嘆,民間企業在東協很拼命也很辛苦,非常需要政府適時伸出援手。臺灣產品面臨高關税,在東協市場非常吃虧。「先不要跟歐、美、日、韓產品做比較,光是品質不如臺灣的中國大陸製產品,因零關税優勢就可以大殺四方,我們光是關税就吃掉太多毛利了!」此外,政府部門若能引領中小企業或新創公司媒合當地市場商機,或是協助行銷包装,都是最直接、有效益的後援。

      展綠放眼東南亞新興市場,雄心勃勃。吳仁作說,展綠目標是要打入東協十國的市場,在各國找到對應合作夥伴,輸入商品系統。展綠成立之初即進駐國立臺灣科技大學育成中心,與校方產學合作,得知臺科大的外籍生有八成來自東南亞,未來若在東協開設分公司,展綠有意直接在臺灣聘用東南亞藉人才,這中間有學校做擔保,至少是信得過的關係。